徐国良控诉上海银行 各方给出最新回火影之仙魔应

时间:2020-01-11 19:42:18 作者:admin

上海银行是上海申鑫足球俱乐部多年合作伙伴。

中甲2019赛季的赛事已经结束几个星期了,但上海申鑫在日前又开出了一个“球”,只是开“球”的不是别人,正是上海申鑫老板徐国良。这次的“对手”也不是中甲球队,而是徐国良指责的上海银行副行长黄涛、深圳宝能集团等构成的“联队”。

1月10日晚间,徐国良控诉黄涛勾结深圳宝能集团侵吞其实际控制的上海衡源企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上海衡源”)所有的百联中环、徐汇滨江项目近200多亿优良资产,违法套现国有银行265亿元贷款。

11日上午,上海银行发出声明,强势回应称徐国良举报失实,已进行报案。

同日,时代财经也辗转联系了事件相关各方。

深圳宝能集团回应时代财经时力撑上海银行的声明。

涉事的平安信托也向时代财经称举报信并不属实,称“平安信托卷入双方纠纷是‘无辜躺枪’。”

此外,尽管徐国良并未直接进行回应,但据接近上海申鑫和徐国良的人士向时代财经表示,上海银行的这笔放贷存在很大的疑问,需要更多的调查。

举报信提出11点质疑

早前,上海申鑫因欠薪、球队濒临破产,早已受到外界的关注。1月10日晚间,上海申鑫老板,同时也是上海衡源实际控制人的徐国良在“上海衡源企业”微信公众号发表了一封公开信,信中涉及百亿违规贷款和资产的“利益输送”。

这犹如一枚重磅炸弹,将上海银行、深圳宝能集团、上海衡源卷在了一起,让这个周末的资本圈变得不那么平静。

徐国良在公开信中敦促上海银行副行长黄涛立即向上海纪监委投案自首并归还百亿资产。该公开信称,上海银行副行长黄涛勾结深圳宝能集团,设局侵吞衡源企业所有的百联中环、徐汇滨江项目近200多亿优良资产,违法套取国有银行265亿元的贷款。

徐国良在公开信中用“以下是我对你的质疑,请予认真答复”对黄涛公开喊话。他在信中围绕黄涛向宝能集团违法放贷、将权属衡源企业的百联中环、徐汇滨江项目作抵押再给宝能集团放贷等疑点提出了11点质疑。

徐国良指出,在由黄涛主导的给宝能集团及其关联企业放贷一事中,存在违反了有关发放给单一客户贷款不能超过银行资本净额10%的规定、黄涛在上海银行行长胡友联拒绝签字的情况下仍然放款给宝能集团、并购主体发生改变(由宝能集团变成由宝能集团指定的两个空壳公司)、庭审中由宝能集团指定作为并购方的两个空壳公司均否认与宝能集团有任何关联等事实。

因此,徐国良质疑黄涛与宝能集团存在利益输送嫌疑,意在弥补宝能集团的资金窟窿,让国有资产和投资者利益受损。

徐国良在信的最后,敦促黄涛“必须向上海市纪监委说清楚为何将上海银行265亿贷款违法放给宝能集团,置老百姓的血汗钱和国家巨额资产于巨大的风险之中,以及作为上海银行的首席风险官,是如何评估这一巨大风险的?”

公开信一出,立刻引起了轩然大波,各界纷纷表示高度关注,各大网站平台的讨论区充满各种声音。

时代财经在某足球APP平台的评论中看到,一个网名为“大法师安东尼达斯”的网友说,自己“作为一个还算是业内人士的人”,对公开信里提到的几个地方很不解,例如:120亿贷款,如果还款来源是应收账款的话,以行业普遍的应收账款质押率7折来算,证明宝能最少有180亿的应收账款。这么大规模的应收账款如何验证?

对此,该网友表示,如果真要问责这笔贷款问责,这是跑不掉的问题。

另外,他还对信中提及“抵押物办公楼作价是以租金收益为基础的,46块一平一天的办公楼”,称“这在陆家嘴都是top级别的吧?”

他对徐国良一方的表述也持怀疑态度,指出信中提及的“在不知情情况下开保险箱、转账之类的,属于一家之言没法推测是真是假。但是上面这几个(问题),是我看了好几遍也没想明白的。”

涉事机构纷纷否认

在徐国良的公开信发布不到24小时内,上海银行于11日就针对其言论发出了“严正声明”,称“徐某某及其实际控制的上海衡源企业发展有限公司等多家企业,因严重拖欠巨额债务被上海银行及其他债权人依法诉至多家法院,其已深陷债务危机及严重失信局面。为掩盖真相、混淆视听,谋取不法利益,徐某某利用自媒体散布严重失实言论,恶意损害上海银行声誉,并严重侵害上海银行高管的合法权益。上海银行在声明中称,已在第一时间向公安机关报案,后续上海银行将依法配合公安机关查证事实、还原真相。”

在上海银行严正声明发布后,时代财经记者随即致电上海银行总部电话求证,但或许是周末的原因,一直无人接听。

徐国良的公开信中,另一个重要的被指控方——宝能集团,则低调以对。11日,时代财经联系了宝能集团,相关人员回复称,“集团法务部门正在草拟声明,对举报信的内容进行回应。”对方同时表示,由于此事涉及到上海,因此先以上海银行方的声明为主。但截至时代财经发稿时,宝能集团仍未公开发布声明。

根据举报信相关内容,上海银行向宝能集团的关联公司深圳深业物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放违法贷款120亿元,该款项均来自上海银行的理财资金,通过平安信托设立单一资金信托向深业物流发放,其中第一笔53亿元在2018年9月审批,宝能集团提供给上海银行作质押的应收账款。徐国良质疑,“数额如此庞大,究竟是如何审核的?”

此外,徐国良还透露了一个细节称,“放款后深圳市银保监部门当即提出了异议,平安信托的法律合规部也认为此贷款有明显问题,但是,上海银行和宝能集团使用种种手段平息此事。”

但时代财经针对此事向平安信托求证,其内部人士无奈表示,“我们真是无辜躺枪。”该平安信托内部人士称,“这件事是上海申鑫和上海银行之前在相互扯皮,平安信托只是涉及事务性管理,但也被无辜卷入。”

对于公开信中涉及的平安信托内容,该内部人士坚决否认,表示举报信里说的都不属实。“这个产品其实就是通道业务”,该人士透露,其实平安信托就是做了一个通道,当时也有监管的批复,从信托计划本身来看是没有问题的。“他们之间的纠纷,其实跟平安信托是没有关系的。”

对于“平安信托的法律合规部也认为此贷款有明显问题”这一具体的指控,该平安信托内部人士同样表示这不属实,“经过与合规部门确认,无论是信托公司还是监管部门都不可能对于认为有问题的产品还批准发行。”

上海申鑫:与俱乐部无关

风波骤起,但“始作俑者”徐国良未出面回应。不仅如此,原发布在“上海衡源企业”微信公众号上的公开信也已经被删除。

天眼查信息显示,徐国良是上海衡源企业发展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上海衡源企业发展有限公司则是上海申鑫足球俱乐部的大股东,持股比例达97%。

根据公开信息,申鑫俱乐部2003年1月14在上海市闸北区成立,此前也曾使用过“上海金贸”、“上海衡源”、“南昌八一衡源”以及“南昌衡源”等多个名称,仅仅从字面上来看,申鑫俱乐部与衡源这家公司的渊源也颇深。

2009赛季是属于申鑫俱乐部的高光时刻,它在这个赛季结束之后成功杀入了中超联赛,2012赛季俱乐部迁回上海,好景并没有延续太久,2015赛季上海申鑫降级到中甲,而在不久前结束的2019赛季,申鑫更是从中甲再次降级。

屋漏偏逢连夜雨,在球队战绩不佳的情况之下,“球员欠薪、球队解散”的传闻四起,俱乐部背后的老板徐国良的“公开控诉”更是将这些流言推向了台前。

时代财经1月11日上午电话联系了上海申鑫足球俱乐部。“传闻只是传闻,我们官方还没有发消息。这是集团的事情,和我们俱乐部无关。”在时代财经表明来意之后,俱乐部媒体部工作人员表示“暂时不方便回答”。

该工作人员进一步强调,“我们只是集团旗下的一支球队,只管球队的事情,暂时没有官方声明。”

同日上午时代财经联系到一位接近上海衡源及上海申鑫俱乐部的相关人士,向其了解目前申鑫俱乐部传闻解散的具体情况及徐国良本人在网络上的言论。该人士对时代财经表示:“这不是传闻。这是实打实的东西。”

对方进一步解释:“具体的情况就是在收购百联中环和徐汇滨江的时候,宝能和上海银行一起犯了个错吧。”

而针对徐国良在公开信里提到的一些问题,该人士也对时代财经发表了一些个人的看法,他表示:“首先,120亿贷款,还款来源是应收账款的话,以行业普遍的应收账款质押率7折来算,证明宝能最少有180亿的应收账款。这么大规模的应收账款如何验证?其次,抵押物办公楼作价是以租金收益为基础的,46块一平一天的办公楼,陆家嘴都是top级别的吧?再次,深圳宝能集团应该是一家民营企业,民营企业中长期并购贷款放5.1%的利率,做慈善呢?最后,并购上百亿的项目,并购协议是两个注册资本1000万的公司和衡源签的。这么不合规的并购协议是编了什么样的故事才能在银行风控那里圆过去的?”

接下来,时代财经将持续关注该事件后续进展。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448696976@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