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豪野犬:被看穿就会“栽”对方手上,操心术化身的太宰ipz145也逃不过

时间:2020-01-12 00:22:12 作者:admin

动漫《文豪野犬》中每个人都为寻找活着的意义而不断挣扎着,没有人可以完全清楚地知道过去或未来的事情,所以不同的选择就会有着各种各样的“可能性”。正因为都在迷茫着,所以如果自己内心深处的渴望被别人看穿的话,就会不自觉地跟随对方的步伐,被对方牵着走。

中也在15岁的时候,是“羊”组织的首领。表面上是首领,实际上却并没有首领的样子,甚至在最后被自己的组织出卖。中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努力到最后只落下个被出卖的下场,如果自己是暴君政策那还合理,但自己明明就是对成员们几乎有求必应。到底问题出在了哪里?

而在作为首领这方面,恰好是森首领最擅长的。组织的本质是什么、靠什么立足、怎么去管理,森首领都了然于心,而且组织至上,可以牺牲任何东西,也包括他自己。中也在羊组织的时候,一心只想着因为自己拥有着强大的异能,所以自己应该承担更多的东西,所以中也对于自己的付出什么的,都毫无怨言。只是,中也从来没有想过组织该如何发展,只依靠着表面的行事方针。

说到底,同样是愿意为组织牺牲,中也的觉悟和森首领的差得远了。这也难怪,毕竟羊组织内都是小孩子,心智还未成熟,还处于懵懂又自大的阶段。森首领的睿智与对大局的掌握让中也惊叹,而最重要的是,森首领能一语道破中也内心的疑惑,所以中也才心甘情愿地加入港口黑手党,为森首领效力。

师承森首领的太宰治也有着看穿别人内心的本领,甚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在初次遇到芥川的时候,芥川的头脑可以说是一遍混乱。因为当时的太宰治在芥川赶到之前就让芥川的仇人互相厮杀,成功帮芥川复仇。一来,芥川无法分辨出太宰治对自己是否拥有恶意;二来,一心寻仇至死的芥川突然失去了目标,不知道该做什么。

然而,对于芥川内心的疑惑,太宰治都能轻轻松松地解答出来,而且还准确地预计了芥川的行动。自己的想法为什么会完全暴露了?当时的芥川,对太宰治的形容是“既是神明也是恶魔的青年”。芥川在最初,最渴望的是能够得到生存的意义,而太宰治早就知道,于是在不断引导芥川自己把话说出来。

之后的芥川一直追寻的,便是太宰治的肯定,几乎和生存的意义对等的存在。只要是太宰治下的命令,除去对中岛敦的嫉妒外,就只会考虑该如何好好表现。

或许你会觉得,是不是中也和芥川被算计了,所以才会有这种像上下级关系的臣服?毕竟太宰治和森首领都是谋略一流的高手。然而事实上,精明如太宰治,内心深处的疑惑被道破了,也会不自觉地去追随对方的理念。

织田作明白到太宰治内心的孤独,而且一直以来都选择不去涉足,直至临死的时候,他才对太宰治说:“能填补你心中孤独的东西,不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任何地方,你会永远彷徨于黑暗之中。”织田作在太宰治心目中如白月光般的存在,因为他是少有的能理解自己的人,所以之后的太宰治也一直秉承着织田作最后的理念,做着救人的事情。

陀思作为和太宰治极其相似的人,也同样收服了一名心甘情愿为自己所用的同僚,那就是果戈理。在漫画版58话中,果戈里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能理解我的人,终究只有陀思呢。”虽然他们俩之间的故事并没有详细叙说,但从这句话就可以看出,果戈里对于陀思的忠诚既不虚伪,也不存在被迫的可能,毕竟果戈理的异能本来就很强大。

如果是臣服于金钱、权利、地位等等这些外在的东西,那么,这种追随是完全可以斩断的。但如果臣服的来源是自己内心深处的渴望,那么,这种追随就犹如信仰般的存在,别人是难以介入的。

当然了,以上所使用的“臣服”是中性词,并不存在褒义或贬义的情感,只是无法想出更加贴切的词语而已。森首领于中也、太宰治于芥川、织田作于太宰治、陀思于果戈理,都是有着无形的引力,用浅白一点的话来说,就是“被看穿了就只能栽在那个人手上了”。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448696976@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